宜信财富的“财富之术”

文/本刊记者 黄鑫雨   2017-04-24 22:56:59

前彭博著名撰稿人贾森•凯利在《私募帝国》所揭示的那样,钱肯定不会如神迹一般降临到私募股权基金,赵若冰对宜信财富的价值更多体现在资金端。

赵若冰:中国财富管理行业既不太可能由外资银行在国内市场“兴风作浪”,也不太可能由传统金融机构颠覆自己。剪裁用尽春工意,空里流霜不觉飞,

两岸猿声啼不住,一曲新词酒一杯。

浅蘸朝霞千万蕊,似曾相识燕归来,

汀上白沙看不见,柳暗花明又一村……

虽然记者确实不是武亦姝,但“中国诗词大会”重新排列组合之后,却成为包括“固定收益”、“私募股权”、“房地产”、“保险保障”以及“资本市场”等关键词在内的宜信财富产品版“诗词大会”——“2017年资产配置策略”开年首次面向媒体全线介绍的最为形象的开篇指引。

“投资额在600万元以上的高净值人群,是我们的服务对象。”宜信财富高级副总裁赵若冰在“2017宜信财富客户答谢宴”后的专访时这样说。“今晚到场的客户投资额几乎都过千万元。”她跟了一句。

来自官方的资料,宜信财富是宜信旗下独立的财富管理业务品牌,为中国高净值和大众富裕阶层提供全球资产配置服务。作为中国市场化运营规模比较大的私募股权投资母基金之一,宜信财富所管理的私募股权投资母基金的资金管理规模超过百亿元,跟诸多国内外顶级基金管理人紧密合作,例如威灵顿、IDG、经纬等。去年,宜信财富拿到了《亚洲银行家》颁发的“最佳非银行私人财富产品”大奖。

正如前彭博著名撰稿人贾森凯利在《私募帝国》所揭示的那样,钱肯定不会如神迹一般降临到私募股权基金,赵若冰对宜信财富的价值更多体现在资金端。随着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与国际政治经济环境不确定性加剧,财富管理与资产配置正在成为中国富裕家庭的“客厅用语”。

“谁能定格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吴晓波老师在《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的一句提问,与当下中国私募的“热情”不谋而合。截至2017年1月底,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已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18048家;已备案私募基金47523只,认缴规模10.98万亿元,实缴规模8.40万亿元;管理资金的规模过50亿元的平台有313家。

其实,正式见到赵若冰是在年前晚宴上,但从耳闻算起“赵若冰”这个名字对记者来说并不陌生。在宜信高管团队中,2008年就加入宜信的她既属元老,又“个性”十足。在宜信里,好像只有赵若冰才能把早她一年加入宜信的首席战略官陈欢戏称为“宜信Baby”(指经历了宜信所有里程碑和标志性事件的人物,虽然事后陈欢就此“事”给记者回复了一堆[捂脸]);好像也只有她在2016公司年会宜信高级副总裁刘大伟拿到“特殊贡献奖”时,给了泪流满面的老同事一个大大的拥抱。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莫问光明顶,一步一轮回。然而,任何行业、公司乃至业务从无到有、从籍籍无名到甚嚣尘上,背后一幕幕都如同电影小说般精彩。坊间有记者发过小感慨,“错过了宜信的草莽期”,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在宜人贷成功上市后,宜信创始人、CEO唐宁曾说过未来三到五年将实现公司的整体上市。在晚宴上,主做资本市场的宜人贷CFO丛郁也对投资人透露“未来宜信将从千亿级市值起跳,成为中国前十名公司”的愿景。作为行业的观察者,记者已经习惯用一种质疑的眼光去看待新生事物,更不用说在中国非银行类金融领域。而这个团队的“吸金动能量”及其操盘手,也许只有走近才能了解。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穿林打叶的雨声,在吟咏长啸的苏轼看来只是一种伴随,这种心境同样适合正意欲扩大资产管理规模的宜信财富和赵若冰。

年前有自媒体曝出,私募股权机构在鉴定合格投资人时出现问题。其实,关于合格投资人,是一种个人财富的界定。但存在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投资过程中,有投资人确实存在“我买得起也就能承担风险”的想法。

曾在加拿大的银行服务过的赵若冰认为,西方和中国对于合格投资人的概念存在着差别。西方社会里,合格投资人概念并不只是在私募股权领域,指的是在包括固定收益、债券、资本市场、VC、PE、另类投资等各个领域。不同资产类别,对合格投资人都有非常清晰的界定。“比如投资人的年龄,如果你今年82岁了,作为固定收益类的合格投资人,只适合三年以下或者一年以下更短期限的投资而非中长期。”

中国在分业监管模式下,主要是从家庭收入角度来界定合格投资者,“但从我们的角度,‘家庭收入’这一个因素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个投资者就是合格投资者”。在她来看,在私募股权领域的合格投资者,应该与机构投资者有着相似投资经验和背景,对于这一资产类别的产品有相似的风险辨识度。“当你能够看懂投资文件、当你能够解读新的投资模式时,可能认定你才是合格投资者,但如果你手拿500万元现金,却对私募领域不了解,我们就不能界定你是合格投资者”。

“在进行投资者教育时,我们是根据其风险承受能力、风险偏好以及过往投资经验等几个维度的问卷和数据来判断的。通过理财顾问与客户的双向互动对其资产情况进行了解,进而做出合适的资产配置方案。”除了在办公室跟投资人沟通之外,赵若冰希望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方法和手段与投资人进行互动,“讲清楚什么叫合格投资人,不光是个人财富的问题,对于你所选择的领域和产品,需要有与机构相似的了解程度,才会拥有长时间在这个领域的投资能力、资产管理能力,以及经历经济周期的能力。”

万类霜天竞自由

从宏观来看,很多人愿意把2016称为“中国私募的合规元年”,同样来自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截至2017年1月底的统计数据,管理资金过百亿规模的平台有147家,宜信财富如何才能在这片“鹰击长空、鱼翔浅底”的天地里“竞自由”呢?

“做百年老店”,赵若冰进一步场景化宜信财富的“三步走”。“宜信财富希望服务于国内的客户、服务于海外华人华侨、服务于全球的高净值人群,成为全球顶级财富管理机构。”

而在此之前,首先她必须面对的“对标”就是已经在中国耕耘多年的本土私人银行与非银财富管理机构们。

“他们很早就开始服务于高净值客户,我们愿意虚心学习。在服务客户的经验上,可以让我们作为后来者少走弯路。”但赵若冰也认为管理团队的国际化视野、经验与基因更为重要。

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科技在全球的风起,使得赵若冰把未来可能出现在财富管理行业的跨界玩家也视为潜在对手。

“我们觉得比如苹果或者微信,很大程度上都有可能是财富管理业非常大的玩家。但我们有先发优势,一方面会保持谦虚的心态,继续在这个行业里通过每天都在积累与客户互动的数据,提供好的产品和服务;另一方面,我们也在随时学习与观察有可能出现的‘搅局者’,他们选择什么样的模式,我们也愿意学习并武装自己。”

“如果你有很强的对手,对于你来说是很积极的刺激。”赵若冰相信科技进步、智能化对中国本土财富管理行业的影响会越来越深,“我们也在每一个与客户深度互动的接触点上做信息的收集、分析,在服务客户上继续努力。”

谁道崤函千古险,回看只见一丸泥

梦想始于卑微,就像1975年在一个小仓库里创立的ZARA一样,很多公司都是从别人“看不上、看不懂、想不到”的眼光变化里成长起来。

宜信创立的第三个年头时,赵若冰选择加入“当时刚一点点大、甚至还存在一些风险的公司,所以我也是‘宜信Baby’。”赵若冰这样回忆道。时隔七年、2015年12月18日宜人贷成为首支中国科技金融股,她亲身站在纽交所唐宁敲钟那个小阳台上时,这种前前后后的感觉可能只有赵若冰自己才能体会。

大风可以吹起一张白纸,却无法吹走一只天鹅,因为生命的力量在于不顺从。借用冯骥才先生的这句,其实也是赵若冰当初愿意接受挑战、加入宜信的性格上原因。

“那为什么会是宜信?”2007年赵若冰在欧洲做私人银行业务的朋友向她咨询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状态,希望可以帮他们进入中国市场。“我做了一份很厚的调研报告,开始思考中国财富管理何去何从。”赵若冰自己分析的结果是,中国财富管理行业既不太可能由外资银行在国内市场“兴风作浪”,也不太可能由中国传统金融机构自己颠覆自己。“人均GDP达8000美元的财富管理人群其实已经觉醒,对财富管理产品的需求也是极其巨大的。而当时以外资银行和传统金融机构为代表的业者根本不可能满足如此巨大的需求,一定会有像宜信财富这种新型机构脱颖而出。”

“所以这不是大胆鲁莽的选择,但我自己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虽然已经过去了九年,与唐宁和宜信团队有共同的价值观,直到今天仍让赵若冰会感慨“在职业生涯场合之中,与很志同道合的知己达成一件事情是最幸福的感受之一。”

有人说,健身和读书是世界上成本最低的升值方式,这两条赵若冰都坚持了,她的放松方式就是游泳、看书。近来她买了好多书送给宜信财富的管理团队,其中就有凯文·凯利关于未来科技的发展将给世界带来推动力的《必然》。“分享、互动、流动、认知”这四股力量会塑造未来的商业和金融,并改变人们的生活、工作、社交、娱乐、消费……“在今天中国经济进入极大不确定性的十年,不管管理还是平常工作,我们都会有诸多的怀疑、不惑和不解,这个时候就到书里汲取力量,让我们自己仍旧对明天充满信心,在财富世界的不确定性中找到确定。”她如是解释。

上一篇回2017年4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宜信财富的“财富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