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之春

袁跃   2016-05-08 04:05:17


尽管身处产业景气上升周期之中,但北方国际CFO余道春始终强调风险管理能力,以及战略财务对业务的引领能力。

文/本刊记者 袁跃


摄影/杨彦楠

余道春:推进跨国公司转型升级战略的落地,投资是重要的驱动力,投资决策必须建立在完善的评价程序约束之下。

在交出了一份漂亮的中报之后,经多次邀约,北方国际合作股份有限公司(000065)的CFO余道春终于挤出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在北京北方国际大厦的办公室接受了《首席财务官》杂志的独家专访,长期穿梭于亚、非、拉多个市场的余道春在略感疲惫的同时依然充满激情。由于余道春同时分管公司财务金融和战略投资,话题自然聚焦到面临着“一带一路”重大海外投资机遇下的战略思维财务风险管控上来。

对于北方国际的未来战略走势,余道春充满信心地表示,“作为最早在国际工程市场上的国内开拓者,坚持以市场为导向,发挥较强的商务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成功地开发出一批标志性项目。这些项目的成功执行为公司建立了良好的品牌和市场声誉,加深了对项目所在国及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的理解,同业主建立了长期良好的合作关系;为公司积累了宝贵的市场开发和项目执行经验,赢得了良好的业主口碑,并积累了宝贵的战略资源。但是我们必须看到,推进跨国公司转型升级战略的落地,投资是重要的驱动力,投资决策必须建立在完善的评价程序约束之下,任何一个盲目低水平扩张的草率决策都暗藏着毁灭性的风险。”

跨国公司资金汇率的管理是一项专业财务管理,财务应密切跟踪国家及国际货币政策、汇率政策,以此为基础,为公司的外汇管理提供决策支持。

景气上升,不失警惕

由于公司实际控制人北方工业综合实力强大,而北方国际是其旗下唯一 A 股上市公司平台和对外工程承包窗口。因此,北方国际一向被资本市场视为“一带一路”国策的重大受益者,而北方工业也在十三五期间力主将其作为“走出去”平台,在财力、资源上给予大力支持,进而推动北方国际进入一个业务加速成长的“春天”。

这一点从北方国际在一个月前刚刚披露的2 0 1 5年中报中可以得到很好的验证:国际工程驱动中期业绩大幅增长。公司上半年实现收入1 3 . 0 8 亿元,同比下降2 . 8 5 %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60 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7.61%;EPS0.23 元。公司二季度单季收入同比增长0.71%,盈利同比大幅增长89.79%。公司盈利快速增长主要由国际工程业务驱动(在地产业务基本结清的情况下,本期国际工程业务收入增长7.5%,毛利率提升3.61 个pct ,贡献增量毛利润5078万元)。

更令诸多在经济增速低迷中苦苦挣扎的国内公司羡慕的是,北方国际的在手订单规模庞大,为下一个增长周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目前,北方国际在手大额订单约 512 亿元人民币(未生效380 亿元,已生效未执行完132 亿元),为 2014 年收入的 17 倍。

在业务节节高歌猛进的同时,余道春悄然在推进着“财务引领业务”的战略业务变革,“传统意义上的财务工作通常从属于业务,为业务的开展提供支撑,同时对业务过程实施财务监督。而战略财务将从三个方面引领业务的发展:首先是规划财务。根据公司转型升级、打造小型跨国公司的战略规划目标,公司对未来战略期内的发展目标进行规划,通过战略财务对目标进行量化落地;其次是资源筹集。规划上市公司从资本市场上融资规模及方式,筹划如何扩大国家政策性金融机构的资源,密切跟踪亚洲开发投资银行等国际性金融机构的资源,强化海外融资平台的建设以及项目所在国属地化金融资源的开发,以及创新性地组织一揽子项目融资资源等;第三是资源配置。重点规划现有业务、新业务增长点以及投资并购的资源配置关系,在不同板块各专业的业务发展中财务资源的分配,全球化布局中如何配置发达国家的市场拓展资源,提升公司全球管控的能力和激励机制的有效资源配置非常重要。”

不过,尽管深处行业景气周期的上升期,但余道春对于业务拓展中的综合风险以及来自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风险尤为关注。在余道春看来,与俄罗斯、伊朗、缅甸、土耳其等地的通货膨胀和人民币汇率的浮动相比,中国经济的稳定和经济输出仍然比较有利于中国企业布局海外投资。

说到这里,余道春从黑色的钱夹里抽出一张有14个零,面值1000亿津巴布韦元,这张纸币也是全球金融史上一场恶性通货膨胀的“纪念品”。如今,随着经济逐渐企稳,津巴布韦央行宣布采取“换币”行动,开始回收堪称全球金融史奇观的津巴布韦元,从今年6月15日起至9月30日内,175千万亿津巴布韦元可换5美元,余道春迄今仍然记得,2009年以前饱受恶性通货膨胀之殇的津巴布韦百姓提着钱袋子去抢购东西的揪心场面。

余道春对于汇率的风险始终保持着高度额警惕,“当前随着美元强势升值周期的到来,除了管理好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之外,还要关注发达国家欧元等货币与人民币之间的相对趋势,同时,特别要关注不发达国家当地币的恶性贬值风险,如哈萨克斯坦一天宣布货币贬值30%,缅甸币今年也将近贬值30%,特别是那些主要依赖石油及矿产资源出口的国家,资源价格的持续下滑将对本币产生强大的贬值风险,应引起高度关注,严防恶性通货膨胀国家的项目风险。北方国际每周都有汇率分析报告,全球各地经理部也定期报总部属地汇率的状况,应对各种汇率风险。”

跨国公司资金汇率的管理是一项专业财务管理,财务应密切跟踪国家及国际货币政策、汇率政策,以此为基础,为公司的外汇管理提供决策支持。对于海外业务及投融资有着20多年丰富经验的余道春对此有着难得的一份冷静,“我国从1994年开始人民币汇率改革,汇率形成机制发生了多次重大变化,人民币汇率表现形式也不同,在过去的20年时间里主要经历过单边趋势性贬值、单边趋势性升值以及弹性波动等阶段。对于北方国际而言,我们立足于实业本身,公司汇率管理的基本理念是汇率风险管理是保障公司合同预期收益的实现手段,绝不能通过汇率投机获取投机利润。在北方国际大多数对外合同以美元计价的情形下,在国内人民币汇率贬值的情况下,将增厚公司美元计价和人民币收入。”

机遇面前,稳字当头

谈及当前“一带一路”下的海外投资热潮,经验丰富、见识广博的余道春善意地以沙特的麦加轻轨铁路项目为例给中资企业同仁提出了一点忠告。

如今被视为中资企业海外投资失败典型案例的沙特麦加轻轨铁路项目,当初原本也是“看上去很美”的一个投资标的,北方国际也曾参与了这个项目的前期调查。如今,在历经6年建设和维护运营,中国铁建集团公司正式将其承建的沙特阿拉伯麦加轻轨移交给沙特政府,与此同时也将由于各种原因导致项目巨额亏损的苦果悄然咽下。

在沙特轻轨项目招标之初,在拿到这个厚厚的标书之后,北方国际的项目组成员和核心管理团队,进行了解剖式的层层分解。由于两国的文化和法律差异,项目评审过程中存在许多无法得到明确解决方案的风险敞口,最终不乐观的评审结果促使北方国际果断放弃麦加轻轨项目这一看似诱人的“黑洞”项目。

迎难而上的中国铁建最终被这一项目拖进泥潭。2010年10月25日,中国铁建发布公告称,由于承包的沙特麦加萨法至穆戈达莎轻轨项目,出现实际工程数量比预计工程量大幅增加等原因,预计将发生人民币41.53亿元的巨额亏损。中国铁建解释称,到项目全面铺开后,实际工程数量比预计工程量大幅增加;业主对项目2010年运能需求较合同规定大幅提升、业主负责的地下管网和征地拆迁严重滞后,这导致项目工作量和成本投入大幅增加,计划工期也出现阶段性延误。

其实这并不是北方国际放弃的唯一 一个来自沙特的项目。余道春专门提到了沙特一家医院的项目,当时这一项目的业主提出要建五星级医院,但其中存在着诸多没有明确标准而又要求极高的条款,北方国际没有过多纠结而是果断舍弃。“遍布全球的海外项目数不胜数,我们不能因为表面的美丽诱惑而忽视了对项目所在国的环境、人文、风俗、法律、政治、企业、政府等实情进行全面的透彻摸底,摸底调查很重要,对合同字眼字斟句酌的细致认真也反映了决定成败的非常关键的卓越品质,它能让公司避免不可估量的损失。未雨绸缪地对每一个项目敏感而准确的判断,更是对处于‘业财融合’一线财务总监的严峻考验。化解无形的风险,这离不开对业务的熟悉了解和敏锐的判断。提前做好精细化的准备,事前的风险防范,灵活而机智地应对,这些被无数次重复的对公司的命运发展有时看似小事,其实处理不好,却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因为它可以使公司走向巅峰,也能使公司滑入破产的边缘。”

作为风险把控的一道关键闸门,余道春反复强调机遇面前更要稳字当头。面对新业态层出不穷的全球化竞争态势和走向海外暗藏的风险,余道春坦率地表示:“全球竞争是对财务总监提出的严峻挑战,精细化的管理是走向海外的企业应对国际复杂局势和竞争的有效手段,业财融合是管控财务的中心,作为业务的合作伙伴,财务管理的触角要融入海外经营的全过程,而监督财务职能需要依赖内控机制的建设融入日常的管理当中。与业务部门一起驾好通往海外的航船,深入海外一线,了解业务最前沿的脉搏,有助于海外资本运作的战略有效落地。”学术与实务造诣都非常深厚的余道春在采访最后,仍不忘提醒那些致力于发掘海外金矿的中资同行们,“要更好地贴近当地地气的‘业财融合’,会有助于走向海外的中国公司,创新性地解决项目及投资的架构设计、税务筹划、融资以及财务运作等问题,在这里财务监督不能只依赖一种经营手段,需要用心经营好内控制度设计、预算管控、项目评审、财务团队建设等多种管控之道。最后需要注意的是,一个公司的CFO是否敢于说不,是切实考验一个公司项目评审机制有效性的真实检验。同时也提示我们在同一个地球的狭小世界里,绿色经济、绿色项目越来越受青睐,而这也提示我们中国企业走向海外转型升级的绿色重心所在。”

CFO小传 >> 余道春

1968年出生,毕业于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工业管理工程专业,学士学位;中央财经大学国民经济计划和管理专业,硕士学位;国民经济学,博士学位;注册会计师、高级会计师。

历任中国北方工业公司综合财务部助理会计师、中国万宝工程公司财审部助理会计师、驻塞浦路斯APC联营公司财务经理、中国万宝工程公司财审部会计师、副经理、北方国际合作股份有限公司财务金融部主任、中国万宝工程公司财审部主任,公司第四届监事会监事,公司四届财务总监。

现任北方国际合作股份有限公司第五届财务总监。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1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北国”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