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肯尼亚 Safari之旅游记(一)

麦田捕手   2016-05-08 04:05:00


文/麦田捕手

休假季,来一场说走就走、想拍就拍的非洲摄影之旅吧。


摄影:秦林祥


Day 1 初到安博塞利

7月25日一早,我们一家三口压抑不住心底期盼已久的冲动,早早乘坐东航的航班飞往广州,这里每天午夜都有一班飞往内罗毕的肯航直航的飞机。当然,说是直航,也还是经停了一下河内。

之所以赶最早的航班飞往广州,直接的诱因就是最近几个月广州的航班正点率实在不敢恭维,从北京又无法安排联程航班,所以赶早班飞机相对而言是最稳妥的。结果也是如此,我们的航班基本正点,而同行的一位上海出发的长江同学CJSun因为广州和上海两地机场的雷雨迭加效应,延误了5个多小时,差一点儿没赶上飞往内罗毕的航班。

吸取了去年去新西兰的经验教训,这次13个小时的超长航程,肯中旅帮忙订到了特价的往返商务舱,一家人特别是小陌,能得以睡个安稳觉。踏出机舱的瞬间,迅速包裹住身体的凉意,让穿着短袖的我们颇感诧异。负责地接的肯尼亚导游大华(曾留学清华的黑小伙儿,一口流利的中文)解释说,内罗毕处于海拔1600多米的高原,因此虽然作为炎热的赤道国家的首都,但全年最高气温也往往不超过30℃。随行的摄友团员们有的已经多次来这里拍摄动物大迁徙了,因此对当地的气候与风土人情颇为熟稔,一下飞机就穿上了早就备好的长袖外套。

内罗毕机场看起来并不大,而数年前毁于火灾的候机楼迄今也未能修复如初。肯中旅的四辆改装的丰田陆地巡洋舰载着本次摄友团向第一个目的地——塞雷纳酒店出发。按照酒店官网上的介绍——塞雷纳酒店坐落在宝石蓝的埃尔门特塔湖旁,地理位置独特。湖畔有成千上万的鸟类聚集,精致小巧的埃尔门特塔湖塞雷纳营地2011年7月正式投入营业。酒店所在的这片区域有着令人窒息的美景,生活着各种珍稀动物。酒店距内罗毕的车程大概要2小时。

从内罗毕机场通往塞雷纳酒店的路上车辆不多,路边不时看到潍柴动力、徐工、中铁等公司的厂区或工地,令人不禁感叹中国企业国际化的程度在日益加深。而飞机上与我相邻的,恰好是一位要转机去喀麦隆的浙江商人,已经来非洲做生意十多年了,一句英语不会的这位老兄,仰仗“非洲人的肢体语言很发达的”而畅通无阻,不过如今他也感叹现在生意没有七八年前好做了,中国人之间的价格战,害得大家都没有利润了。

到达塞雷纳酒店之前,先要穿过安博塞利国家公园的大门。说是国家公园大门,派头上远逊国内各大国家级景区山门的架势。两个简单的橙色门房,中间有一道可以拦截车辆的铁栅栏门就是整个的门面了,其实大门两边连个围墙或者铁丝网都没有,纯粹是一个象征性的大门。当地的土著妇女身着色彩艳丽的民族服饰,拿着各种小饰品围着我们的四辆车兜售,大部分做工都比较粗糙,售价倒是不太贵,一般都是1~5美元不等,合肯尼亚先令(Ksh)100~500左右。还有一个英语相对不错的年轻小伙子在几辆车中间转来转去,并告诫我们说这些土著不是动物,不可以随意拍摄。而土著妇女们见兜售小饰品的生意不太受我们欢迎,转而向大家讨要一些空的薯片筒之类的玩意儿,并提示大家付1美元就可以给她们拍照。刚才那个小伙子最终也从陌妈手里讨到了一只圆珠笔,并写了一段英文给我们看,大意是希望我们能资助他上大学云云。

我们和CJSun一家作为菜鸟摄友(全部装备只有一部佳能6D、一部索尼微单和6人10部手机,以及一大一小两部望远镜)被分到了4号车。司机兼导游是一位45岁的天主教徒,名字的读音听起来应该是叫易卜拉欣,但考虑到他的宗教背景,我们一致认为更应该按照亚伯拉罕的发音称呼他。在塞雷纳酒店用过自助午餐后,大家回到房间稍事休息准备下午16:00出发去拍摄野生动物。塞雷纳酒店房间内的布置细节颇为有趣,墙壁上的显眼处均绘制了这里有代表性的各种动物图案,也昭示着这里野生动物保护的永恒主题。其实塞雷纳酒店本身就是个野生动物的天堂,酒店外面经常有成群的瞪羚和斑马在觅食、游荡,狒狒和猴子经常围着我们的房间和车子转悠,导游大华特别提醒大家要注意关好房间的门窗,以防这些调皮的家伙闯进来。




摄影:秦林祥



下午首次的Safari,让我们这些第一次来非洲大陆的菜鸟们大为开眼。开车出来不久就遇到了斑马组团过马路,司机兼导游的亚伯拉罕不得不承受我们这些菜鸟们大呼小叫地拍个不停,之后初遇的角马、瞪羚、长颈鹿等,都在重复这个循环。渐渐地,随着车子在392平方公里的安博塞利国家公园里不断纵深穿行,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大象、狮子、鬣狗等等,路边随处可见的肥滚滚的斑马和瘦骨嶙峋并充满忧郁诗人气质的角马很快让大家陷入审美疲劳,不再要求亚伯拉罕停车拍摄了。

由于我们携带的设备与其他三辆车远不在一个段位上,反倒使我们更多地用自己的眼睛和望远镜来观察远处难以被拍摄到的野生动物,以及这片凸显荒凉与空旷之美的广袤大地。天际线下随处可见的孤零零的合欢树,每一株都是一幅极富油画感的风景,背后是淡淡的山影,亚伯拉罕说天气好的时候可以看到这些山影背后的乞力马扎罗山的雪顶。我问他知不知道美国作家海明威的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他点头说知道,我们问他乞力马扎罗山上有没有豹子,他说豹子好像不在这么高的山上待着。

在落日之际回到塞雷纳酒店之后,可以懒散地在户外的大堂吧无限畅饮免费的咖啡和茶。肯尼亚作为老牌英国殖民地,自然也被引入了红茶,其出产的本地红茶味道非常纯正,令来自茶叶故乡的我们不由不点赞一下。入夜后,一位不知名的本地歌手抱着吉他随意坐在大堂吧外的矮墙上弹唱,其中一首名为JUMBO(斯瓦希里语为欢迎的意思)的歌反复吟唱“哈库纳马塔塔”。大华解释说,Hakuna  Matata来自斯瓦希里语,意思就是说Everything is ok、一切顺利的意思,这句也是《狮子王》中最有名的一句口号,当然我更愿意把它理解为“万事顺遂”这样的美好祝愿,于是我叫小陌送上1美元的小费,并代表我们全团摄友道一声——“Thanks for your music”。

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天,也是一段注定令我们终生难忘的奇幻之旅的美妙开端。





Day2   初识动物王国

五个小时的时差倒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难度。比往常晚睡了4个来小时的小陌,在肯尼亚时间凌晨五点被酒店房间外面发出各种奇怪声音的动物们吵醒了。清晨的塞雷纳酒店可以说是野生动物的后花园,棕色的鹿群在青翠的树林与草坪之间悠然地觅食,不远处是四处闲逛的斑马,即便用我的24-105mm的近焦镜头拍出来,看上去也是一副观感不太差的油画。

吃过早餐后,四辆越野车就分散在安博塞利广袤的荒原上各自追寻要拍摄的“猎物”。拍摄和观赏野生动物这件事儿,很大程度上要靠运气。作为装备最逊的四号车,我们在这个上午却拥有足以让其他同行的专业高手羡慕嫉妒恨的狗屎运气。

亚伯拉罕将车停在路边,指给我们看远处几株树下,说那里面应该藏着狮子。不远处的角马群和斑马群在觅食,而两者均有数名警惕的“哨兵”在监视着狮子藏身的树丛。我们用相机和望远镜反复寻找,都没能发现狮子的踪迹。正在泄气的当口,突然发现原本平静的角马群开始骚动,那些担任警戒任务的角马“哨兵”一起向一只突然出现的猎豹发起冲击。势单力孤的猎豹不敢应战,仓皇逃向之前我们反复搜寻过的那个树丛。见猎豹冲入树丛,角马们也不恋战见好就收,目送郁闷的猎豹独自讪讪地离开。这一精彩的瞬间,也让大家头一次见识了食物链战争的复杂与纠缠,所谓的丛林法则虽然是弱肉强食,但是能在漫长的进化路径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大型食草动物,也远非可以任意宰割的“鱼腩部队”,集体与分工的存在,大大增加了其存活的几率。

紧接着,我们又看到了一出鬣狗群四处袭扰却只落得个抢水鸟食物的下场。六只鬣狗在一只凶恶而丑陋的头狗指挥下,一路分散包围各种大型食草动物,包括瞪羚、角马、斑马等,但无一得手,大型食草动物们要么快速逃命,要么就派出身 体强壮的“哨兵”驱赶这些鬣狗。最终力量和速度均不占优势的鬣狗群只好将气撒在一群正在大快朵颐的大型水鸟上,轰走水鸟后,将其食物的残羹剩饭占为己有。

事实上,今天的行程基本上是从干旱的荒原向水草丰美的安博塞利湖区进发。而越靠近安博塞利湖区,植被越丰富,而相应的动物的种群也越加丰富,大家大叫司机“STOP”的次数也就越多。虽说安博塞利是“干涸的湖”的意思,但仍然保有着相当可观的湖区水面。亚伯拉罕驱车一路沿着湖滨的公路狂奔,最终在一处名为“Observation hill”的小山脚下停了下来。这处高度只有几十米的小山顶上有一个小小的凉亭,从山脚通往凉亭有一条一米来宽的石阶小路。拾级而上登顶后,赫然发现小山对面就是乞力马扎罗山,尽管始终有一层淡淡的云雾笼罩,但阳光下反光的雪顶还是将这一非洲第一高峰的轮廓展现在了我们面前,这也是我们这次行程中唯一一次可以与乞力马扎罗山面对面的机会。山脚下的安博塞利湖区波光浩渺,各种水鸟悠然自得,还有一头懒洋洋的河马在远处扮演着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在错过数次近距离拍摄象群过马路的机会之后,我们终于在临近返程的时候,和象群来了一次近距离亲密接触。就在一处水草丰美的路边,一群大象边戏水边进食,之前都是用变焦镜头和望远镜观察的我们,也是头一次能在距离象群两三米米远的地方,尽情拍摄大象进食的壮观景象,这也乐坏了车上的Iphone摄影家们。这些一天可以进食150公斤水草的大象们,用鼻子哗哗地卷着水草放进嘴巴里大快朵颐,身边飞舞着很多白色的水鸟,这些水鸟和大象保持着友好的共生关系,负责为大象清理皮肤的死皮和诸多寄生虫,这一场景也再一次让大家感受到自然界与造物主的奇妙。

结束一天的拍摄与观赏之旅,大家坐在塞雷纳酒店的户外大堂吧里,泡上一杯地道的肯尼亚本地红茶,听着身着一身大红格子服装的当地歌手独自坐在矮墙上弹唱着solo与节奏都极其明快与丰富的非洲民谣,对着行将落尽的夕阳,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iPhone摄影家们在一旁忙着在微信群和朋友圈里盗着摄影大腕团友的美图。这是无比放松的一天,放松到开始习惯肯尼亚壮美的草原图景,放松到开始对随处可见的油画感强烈的画面产生一种习以为常的适应性……

(未完待续,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为作者提供)

工作之余,跟随我们拿非洲大陆的风景大片洗洗眼吧。




摄影:秦林祥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1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2015 肯尼亚 Safari之旅游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