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课堂:回归教育本质

文/本刊记者 冯珊珊   2016-05-08 03:55:58


如果能把最好的教育资源做成互联网产品,通过移动互联网等智能终端传递下去,将是一次打破教育不均衡的机会。

文/本刊记者 冯珊珊

成立于2 0 1 4年的乐乐课堂,在2015年6月便获得了A晨兴资本领投的500万美元A轮融资。三个月后,又获得了由光速安振中国创业投资基金(Lightspeed)领投的B轮融资,金额为2000万美元。

乐乐课堂以内容为切入点,面对K12(kindergarten through twelfth grade,基础教育)阶段的用户群体,目前推出包括天天练、乐乐题库、作文库、成语大全等版块,以小学1—6年级学生数学科目为主。截至2015年8月,乐乐课堂每月学习用户超过1500万,日用户达到150万,平均在线时长接近半小时。


毛颖:教育要回归教育的本质,不管是留学还是K12,一定要对你最终用户提供核心价值。

“重教育”模式

2014年初,毛颖决定尝试乐乐课堂,于是组织一群互联网和中小学教育老兵开始做一款测试产品。

毛颖认为,教育要回归教育的本质,不管是留学还是K12,一定要对你最终用户提供核心价值。“从一开始切入时,我们就走了内容和服务的路线。”

近两年在线教育的概念非常热,工具类和平台类的在线产品如雨后春笋。但很多项目都在做信息化的事情,只是把线下的东西搬到线上,实际上内容并没有实质改变。这种模式对于成人可行,但对于年龄小的用户群效果并不理想。

乐乐课堂希望将教育内容结构化、数据化,真正用互联网方式重塑教育本质。

因此,乐乐课堂选择从内容切入的“重”模式,围绕着教研以提供足够好的内容直接切入学习的核心需求。

2014年9月份,乐乐课堂正式上线。内容是“重”的,如果要成体系(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并覆盖数理化语文英语),保证每个知识点和习题能做到真正精益求精,使其颗粒度足够细、难度足够有梯度,满足孩子的记忆曲线和学习曲线,这是个浩大的工程。而这个门槛一旦树立起来,将非常有价值。

毛颖认为,K12领域有三大刚需:第一,提分。第二,个性化学习。第三,让学习不要太痛苦。“如果中国的教育体制不发生变化,所有围绕K12的服务模式,不管是在线上还是线下,若不能帮助孩子有效提分的话,90%是无效的,家长不会买单。”

为了在内容上做出差异化,乐乐课堂做了三件事:首先,内容输出的创新方式。将正常45分钟课堂内容提炼出来,通过短视频的形式压缩在3分钟左右。这也是顺应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特点:浮躁、碎片化、快餐式消费。

其次,正向激励。最后,通过互联网记录孩子所有的学习和考核过程,来帮助提供个性化学习。

教育面对的是个性化的服务,用什么样的体系去衡量个性化的结果又是一件特别难的事。在评估体系方面,乐乐课堂目前有直接和间接两种。间接的有一套家长反馈和客服系统,每天都会有上千条意见和反馈。直接效果则从月考和期中、期末以及课外竞赛等考试效果来看。

毛颖坦诚,在更新迭代方面,不会太频繁。毕竟大多数的教学大纲变动不大,内容也只会微调。乐乐课堂可以做的主要是将经验丰富的一线教师的教学做成可以结构化和数据化的互联网产品。“可以理解为乐乐课堂并不是纯做互联网,实际上更偏重教育——互联网本身只是工具。”

在商业模式上,乐乐课堂对平台的学生家长免费,对合作方也免费。因为乐乐课堂做的是内容,所以绝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都可以成为乐乐课堂合作方。“如果未来这些在线教育公司盈利,我们也可以分成,但是合作的前提是保证我们的品牌和原创内容获得保护。”

“我们的原则是不增加家长和学生的负担,在未来有足够优质的内容积累到一定程度可以吸引到更多合作模式时,可以考虑将价值通过第三方(包括增值服务)来实现,额外的收费一定是在价值之上的附加。比如将线下内容搬到线上的一对多小班课、直播等模式我们也在探索。学生和家长是为价值买单,那么我们就可以考虑顺势从内容延伸。”

2015年4月,乐乐课堂推出了作文。毛颖预计,在2016年年底将可以基本实现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主要科目的体系化构建。

“目前中国的教育资源还极不均衡。如果能把最好的教育资源做成互联网产品,通过移动互联网等智能终端传递下去,将是一次打破教育资源不均衡的机会。”毛颖说。

教育“超大市场”

“我们从投资的角度来讲一直希望找‘超大市场’,因为好的投资回报通常是来自于超大市场的潜力。”晨兴资本董事总经理刘芹认为,超大市场的第一个规模性的定义,就是有一万亿的市场规模,其中教育行业显然是过万亿规模的超大市场。在中国,受儒家文化的影响,父母在孩子教育上都非常舍得投资,而且不计成本。

从商业的角度来讲,刘芹认为教育行业是中国少有的几个刚需。

目前,国内已经上市的教育公司有新东方、学而思、学大、安博教育等,都在K12教育上有相当市场的位置,但是它们加起来的总市值也只在100亿美元左右,占到整个市场的3.5%。

一面是巨大的市场规模,一面是很低的市场渗透率,就一定有问题。

刘芹认为,中国的教育市场有三大痛点:第一,中国人口虽然非常庞大,但是教育资源不均衡,大量师资、大量优秀教研都集中在一线城市和少部分优秀教育机构,一线城市的竞争极其激烈,二三四线城市,庞大的需求得不到有效的满足。

第二,教育行业买单的人是家长,接受教育的人是孩子,让孩子跟家长都得到满意,才有可能把商业模式建立起来。

第三,客户满意度有问题,现在中国很多K12的教育实际上是利用了人性的压力和弱点,家长纯粹是为了释放心里的压力在买单。“为了孩子的成绩能够提高一点点,愿意巨大付出,但实际上效果不太好,一个不开心的孩子加上一个绝望的家长,收了很贵的钱,这个客户满意度有非常大的问题。”

在刘芹看来,中国传统教育机构的教育资源非常强大,几年前图书市场一年有70%跟教材和教辅有关系,说明其实教育资源从内容来讲是非常庞大的,但好的教科书和教辅材料不等于互联网的教育内容。

“互联网是内容要可结构化,可被算法识别,可以被社交平台传播,可以有多边体验被用户感知,还要从PC、手机、Pad各方追根上得到体验,怎样在这样的科技创新环境里让大量传统教育资源转换到成为互联网设备,互联网用户行为能够得到非常好的体验,我认为这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痛点的问题。”

“如果要能把这么巨大的市场的几个痛点解决,这个团队必须具有非常强的跨界能力,既要懂教育,又要懂互联网的产品和技术,还要懂商业。”刘芹强调,教育本质上是服务业,要把它做好,要通过好的内容、好的科技创新,让学生和家长满意,这个商业模式才有可能成功。

互联网教育模式有几大流派,很多人都是走流量模式。很多刷题的,帮助学生快速找到答案的互联网产品很容易上量。“这对我们当时做投资和创业的团队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到底是走短期见效、迅速上量,还是闷头下来把痛点解决好、把内容做好,这是一个十字路口的抉择。”

商业模式里面一种是先苦后甜,一种是先甜后苦。“乐乐的这个模式必须得先苦后甜。抓住用户痛点,做精品化的内容、做科技化的创新、做闭环化的服务,才是真正能走长远、有核心竞争能力。”刘芹说。

在A轮融资之后,刘芹曾表示:“此次投资主要看中乐乐课堂‘重教育’模式,即重视教育内容和服务并以此实现教育公平化。另外,兼具互联网和教育深厚积累的成熟团队也是投资的重要原因。”

据了解,毛颖是一位连续创业者,曾于2004年创立掌中无限科技有限公司,2010年,掌中无限被中软国际以9800万美元收购,成为当年国内移动互联网行业最大的一笔交易;2009年在沃顿商学院求学期间创建尚友网前身尚友论坛,后获蓝驰创投200万美元投资,2011年MBA毕业回国4个月后,晨兴资本再领投尚友1500万美元融资;2014年10月至今,创办在线教育项目乐乐课堂。

上一篇回2016年1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乐乐课堂:回归教育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