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电子发票之月光宝盒

本刊编辑部   2016-05-08 03:39:43


文 本刊编辑部



“曾经有一份假的不能再假的假发票摆在我的面前,我毫不犹豫地把它入了账,等我想融资和上市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创业中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税务局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这张假发票说三个字:我烦你。如果非要在这份讨厌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在观看时下热映的《美人鱼》时回想起周星驰那段最经典的台词,但在《首席财务官》杂志创刊以来的十一年中,我们的确从那些空降过来负责上市的“米卢式CFO”口中听到了太多类似的桥段,相当数量的企业家面对融资和上市时都难以摆脱“第一桶金”背后的假账问题。

坊间戏言,中国企业的假账率之高或许只有各级统计部门发布的数字可以与之媲美。然而,发酵这一问题的难道仅仅是“企业家血管里没有流淌着道德的血液”吗?从制度主义的视角来看,税务和银行是制约中国企业财务组织形态和作业模式的两大强力制约因素。税负过重、税制混乱以及征税成本畸高一直是国内税制改革面临的顽疾所在,也是导致企业产生逃税冲动的最主要因素,而假发票只不过是这种旺盛需求下的一种便利手段而已。

而从源头上杜绝了假发票的电子发票,到底对国内财税金融体系有着怎样的冲击?我们不妨以周星驰最经典的作品《大话西游》里的人物角色来作为模拟分析的基本框架:苦苦求索的至尊宝代表来世将大发异彩的电子发票、强横霸道的牛魔王代表现有运行成本畸高的征税体系、背负沉重任务且只能靠废话减压的唐僧代表高税负下苦不堪言的企业、坚守原则却受伤最深的紫霞仙子代表只能将职业操守凝成心中一滴泪的财务体系。

一众角色已粉墨登场,当至尊宝打开象征技术变革的月光宝盒之后,中国财税体系根本性的变革浪潮已经呼啸而来了……

有着“国内财务共享第一人”之称的中兴通讯副总裁陈虎有句名言,“财务人员不做账就从根本上不会有假账。”套用这一句式,财务做账根本不用纸质发票,就不会再有纸质的假发票。

该来的总会要来。3月31日,微信正式发布通过微信卡包、企业号探索实现电子发票归集报销的可行解决方案。这一解决方案调用了微信多个产品能力,通过微信公众号、卡包、扫一扫、企业号、微信支付零钱包等提供的整体连接能力,与众多行业合作伙伴一起,尝试实现电子发票的收纳、归集、流转、报销、入账、再消费的无缝链接。

微信电子发票解决方案的特色在于,不仅能通过前端的扫一扫、卡包功能实现电子发票的便利收纳、归集,而且通过后端的企业号,用户可以直接勾选卡包中的电子发票,一键生成报销单,流转到企业端财务报销系统进行报销。整个闭环流程省去了打印版式文件、贴票的传统过程。目前这一解决方案还处于落地的过程中,需要一些软硬件条件,并非所有地方都能用。现在已经有金蝶、用友等七家企业接入微信电子发票解决方案,为微信电子发票解决方案提供财务管理功能。

仅仅是省印刷费?

从直观的常识来看,电子发票带来的直接效益看似是印刷成本的降低。但一定会是这样吗?

我们先来看一个有悖于常理的悖论。在过去的20年来所出现的多轮信息化浪潮中,各路IT厂商往往将“无纸化办公”作为信息化的第一个成本降低的好处四处宣扬,但是从市场整体来看,企业信息化程度的提升首先带来的就是打印作业量的同步上升,这是个很奇怪的难以解释的现象。去年11月,在IT领域享有盛誉的IDC发布一项研究报告称,亚太地区打印机市场份额呈现上升趋势。在2015再生时代亚洲打印耗材行业峰会上,IDC的一位调研经理表示,喷墨打印机硬件设备的市场份额从2013年的17.3%上升到了2014年的17.8%。2014年激光打印机硬件设备的市场份额为32.2%,同比增加了1.5%。

显然,打印机销量的上升意味着打印量的上升。当然,全面的信息化一定会带来无纸化办公时代的到来。但是,整个社会信息化状态的不同步,反而导致了在整个文档应用链条上的打印量逆流而升的局面。

从这个角度来说,电子发票对印刷成本的降低只是来自于发票产生的源头而已,如果不能改变发票在财务作业体系中流转的形式,反而会带来各个环节中一而再再而三打印(还有快递、保管等衍生费用)的怪事,这就与电子发票本身带有的全息数码基因不符了。

我们先来看看纸质发票的成本几何。不久前,国内商贸流通行业的相关协会曾就自印发票的使用情况做过调研,从对行业内典型企业全国门店领购发票的统计来看,仍在自费印刷冠名发票的门店有1502家,占全国5625家门店的27.5%。其中自印发票比例最高的企业达100%,最低的也有10.3%。

所谓自印发票是取消税务发票工本费后仍然存在的一个征税成本。根据国务院有关要求,财政部、国家发改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公布取消和免征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的通知》,决定自2013年1月1日起,取消税务发票工本费。有的地方和用票单位对冠名发票印制费用结算问题存在异议,国税总局和财政部发布了《关于冠名发票印制费结算问题的通知》,其中规定,使用冠名发票的单位必须按照税务机关批准的式样和数量,到发票印制企业印制发票,印制费用由用票单位与发票印制企业直接结算,并按规定取得印制费用发票。

目前自印卷式发票的费用(100份/卷的卷式发票费用为3.5元/卷),比收银小票的热敏纸费用(1.65元/卷)高112%,部分地方卷票50份/卷费用4.61元。不要小看这每张从三五分钱到不足一角钱的发票印制成本,对于发票产生量巨大的零售企业来说,当然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纳税成本。为此,全国人大代表、合肥百大集团董事长郑晓燕建议取消零售企业自印发票的费用;或将卷式发票换成白筒票,由零售企业根据消费者需求打印据实开具发票。

不过,即便取消自印发票费用,这些发票的印制成本并没有消失,只是从企业的纳税成本转变成了征税成本,这样做的结果充其量只能是把叫苦的唐僧换成了叫苦的牛魔王而已。而征税成本在国内财税领域向来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以至于在万能的互联网上根本搜索不到相对严谨的对我国征税成本的官方统计数据。

相应地只有一些零散的研究结果显示,我国的征税成本远远高于欧美等发达国家。 资料显示,美国征税成本为0.58%,新加坡为0.95%,澳大利亚为1.07%,日本为1.13%,英国为1.76%。而在我国,据国家税务总局公布的数据测算,1994年税制改革前,我国征税成本为3.12%,1994年税制改革和税务机构分设后,征收成本有所上升,到1996年约为4.73%。据估算,到上世纪末中国的征税成本约为5%~8%。也就是说,每征收100元的税收,需要支出5~8元的费用。其中,中西部地区的征税成本更高,如内蒙古为9.6%,贵州为11%,河北为7.96%。

广东商学院教授于海峰经过调研两个地级市之后指出,其中一个地级市的国家税务局的税收成本是8.87%,如果加上基建成本,税收经费占税收收入的比重是13.14%。而另一个地级市地方税务局征收经费占比达19.29%。对更低层级区县的调研发现,税收成本甚至占到税收收入的26%,一些地区征税成本更达到50%。

从这组统计不全面且很多推测得来的数字中,我们不难发现,国内征税成本畸高的本质原因在于征税机构的层层分设,“靠人征税”的劳动密集型业态决定了国内征税成本百倍于美国这样一个基本事实。而电子发票的落地恰恰直指“靠人征税”痼疾,靠系统征税、靠网络征税无疑将实现至尊宝的月光宝盒开启后最令人振奋的场景穿越。

亟需打通应用链条

周星驰在《大话西游》中对孙悟空护送唐僧取经的动机挖掘是其颠覆原有故事结构的“扳机”。在周星驰演绎的版本中,孙悟空首先想到的不是护送唐僧去西天取经,而是和牛魔王沆瀣一气杀掉唐僧来吃肉。

如果仔细剖析发票的前生来世,同样我们可以发现,其立身之初就是单纯地为征税服务的。因此,业内人称94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发票管理办法》)尽管历经了会计准则、财务体系的重重剧烈变迁,却安步以当车地稳稳走了17年的路,才变身为2011版的《发票管理办法》。而这两版发票管理办法无一例外地与企业财务体系的实际运营有着严重的脱节现象,这与当下强调的“服务型政府”的要求是有着相当距离的。

如果从电子发票带来的变革的彻底性来看,《发票管理办法》几乎从发票的印制、发票的领购、发票的开具和保管等到发票的检查等每一条都面临着被删或重写的命运。

首先就发票的定义而言,《发票管理办法》几乎和全国所有的企业都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其中明文所写的“本办法所称发票,是指在购销商品、提供或者接受服务以及从事其他经营活动中,开具、收取的收付款凭证”这句,完全和现实中的企业间往来收付款作业模式严重背离。除了餐饮、零售等行业以及少部分卖方市场的行业之外,标准的财务作业模式都是先开具发票给对方,再由对方经过一定账期之后支付款项。

一个前“四大”高级税务咨询合伙人对本刊讲了一个令她终身难忘的发票引发的应收款项诉讼。一家建筑施工公司起诉江苏某房地产公司未支付其施工费用,而这家房地产公司就是以拿到了对方开具的发票来表明已经完成了收付款作业程序。虽然一审认定发票仅为纳税凭证,不作为收付款凭证,但二审按照《发票管理办法》判定这家建筑施工企业败诉。这一案件令所有财务从业者瞠目结舌,也凸显了上述《发票管理办法》严重脱离企业运营实际的现状。这位合伙人摇头叹息道,“既然发票是为征税和纳税服务的,就不要和企业的现金流纠缠在一起。除非将来征税模式是根据银行的现金流变化来进行的。”

2013年,京东开出了第一张电子发票,但仅能作为收付款凭证,还不能作为报销凭证;2015年9月,国家税务总局制定了《“互联网+税务”行动计划》,希望通过推动电子发票在电子商务及相关领域的应用,探索推进发票无纸化试点,降低发票使用和管理成本,逐步实现纸质发票到电子发票的变革。随后,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的84号文明确,自2016年1月1日起可以使用增值税电子发票系统开具增值税电子普通发票,并允许自行打印增值税电子普通发票的版式文件作为报销凭证。这让电子发票的应用才在政策层面具备了成熟条件。

当前面临的挑战在于,2016年5月1日起全国“营改增”行动基本完成闭环,电子发票如果不能打通从记账到抵扣的一系列环节,其应用前景也许仅仅是针对个人消费者方面的打印成本降低,其便于记账、查询、保存乃至有助于自动账簿生成等诸多前景更为广阔的价值几乎无从发挥。

在至尊宝没有成功打开月光宝盒之前,牛魔王看重的仍然是电子发票对于征税方面的便利,这也是其在电商领域内得以较快推开的直接原因。当然这也给电商企业带来了发票作业成本的压缩,比如打印一张纸质发票的1.6元/张(业内不完全调查数据)、开具纸质发票的人工作业成本、纸质发票的快递成本。有电商从业者表示,唯品会每年光打印发票的成本是2000多万元,京东商城在这上面的成本是2亿元/年。

在打通电子发票的应用链条坚冰的这场攻坚战中,京东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思想与行动的先行者。无论是京东创始人刘强东还是京东集团税务与资金副总裁蔡磊,都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截至目前为止,电子发票在应用链条上所取得的最大突破就是2013年11月16号,国务院发布文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内贸流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其中第一条“规范促进电子商务发展”中明确指出,“加快推进电子发票应用,完善电子会计凭证报销、登记入账及归档保管等配套措施。”

如果《发票管理办法》能够尽快基于上述精神予以修订,那么电子发票才能真正“在万众嘱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云彩”来拯救当前处于公司价值创造低端的财务体系。

票景中的钱景

能被腾讯看上的领域,往往都是聚宝盆,电子发票也不例外。

在微信发布的电子发票解决方案中,可以看到一些原本财务人对发票价值意想不到的情景。在这一场景中,用户可在微信中通过扫一扫、卡包等功能将支持微信电子发票的报销凭证收集、归纳起来,然后可以通过后端的企业号,直接勾选卡包中的电子发票,一键生成报销单,就可以在“微报销”中查看报销的实时进展;随后报销单就会被企业端财务报销系统收到,企业也可以利用电子化的程序计算报销金额、核算报销类目或是发放报销款项。而这样的闭环流程省去了打印版式文件、贴票的传统过程,耗时大大缩短。

如果再往前走一步,就能生成企业版的电子账簿,进而作为报税的凭证。即便是个人客户端,也可以成为个人所得税改革的综合分类中的支出凭据。而顺着这一道路再往前走,就是国内征税体系向全面报税制转变,到那时就可以实现当前令国内CFO称羡不已的“在我们这里财务部门的人从来不需要和税务机构的人见面”这样一个科幻感十足的场景了。顺理成章的是,国内的征税成本将急剧下降,从而为扩大减税力度释放充足的空间。

在这样一幅“票景”中,“钱景”自然十分可观。

最先看到电子发票“钱景”的反而是和纸质发票伴生关系最紧密的机构,如同在藏妖之地瞬间萌出的葫芦娃们一样。2013年6月27日,创业板上市公司东港股份联合京东商城开出了我国历史上第一张电子发票。而原名为“济南东港安全印务有限公司”的东港股份原本的主业是发票印刷。如今快速变身的东港股份旗下的瑞宏网已经成为国内电子发票领域领先的应用平台,并进而志在以电子发票业务作为入口打造SaaS-企业级云服务平台。与东港股份同源出身的上市公司航天信息更是在传统的税务服务领域(税控机、纳税软件等)有着深厚的积累,如今也已经成为国内电子发票平台的主要竞争者。

在金融行业“营改增”的大背景下,东港股份最新的进展是公告与证通股份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就共同建设“金融行业增值税系统平台”项目达成协议。 东港股份为建设金融行业增值税系统平台全国的战略合作伙伴,其中在证券业为独家战略合作伙伴。



去年刚刚创立、有着“证券版银联”之称的"证通股份,主要为证券行业联网互通平台建设、证券行业综合理财支持服务、证券行业电子商务支持服务等。东港股份具备较为成熟的电子发票运营系统经验, 此次合作建设证券行业增值税系统平台将充分利用各自领域优势, 证券行业排他合作加快电子发票渗透速度。

有了第三方电子发票平台的帮助,国内严重滞后的税收征管体系完全可以实现后发优势,超越欧美成熟市场经济体现有的报税体系所能达到的较低征税成本水平。业内人士认为,美国之所以征税成本较低,与中介机构比较发达有关系。在美国,90%以上的税收缴纳都是通过相对专业的代理机构来实现的,相应其出问题的几率较低,征管的难度也随之降低。

对于征管部门而言,要高度重视电子发票与营改增两股极具正向冲击力的变革力量。由于营改增的全局化以及增值税发票已经形成的防伪体系和便捷应用体系,同时增值税发票虚开与造假所面临的处罚远远超过营业税发票,因此对于从源头遏制国内企业假账严重的现状将起到治本作用,进而对征收率带来显著的提升。从这个角度来说,当初为了应对低征收率而实行的高名义税率的体系也面临着全新的顶层设计挑战。

世界上的事往往很奇妙,有些看起来似乎永远也解决不了的问题,要么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消亡,要么随着空间的转换转眼不见。金蝶软件前任CFO陈登坤曾在一次演讲中用一个极其生活化的场景描述出技术变革带来的转变:过去在广深高速很多出口的地方,经常有很多当地的农民骑着摩托车,上面挂着“带路”的牌子,成为广深高速路口的一景,当地的交警和路政屡禁不绝。然而在智能手机面市之后,各种带有导航功能的地图APP上线之后,一夜之间这个行业彻底消失了。

而电子发票将要消灭的很多机构,还没意识到已经埋到他们胸口的黄沙。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大话电子发票之月光宝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