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集数据

未知   2016-05-08 03:39:22


随着2013 年12 月国际综合报告理事会(IIRC)框架发布之后,全球约有100 家企业参加了试行计划,一些企业已经着手编制第一份报告。尽管这迈出了积极的一步,但IIRC 发现仍存在一些担忧:传统的鉴证方法可能达不到综合报告这一突破性报告方法的要求。

综合报告的特征是简洁明了,注重在展示可靠数据同时辅以故事叙述,并对短期、中期和长期的价值创造情况进行预测。综合报告按照“六大资本”原则报告相关信息,“六大资本”是一家企业创造价值的基本要素。企业通常会报告财务资本和生产资本,而综合报告通过纳入智力资本、社会和关系资本、人力资本和自然资本,力求拓展报告的基础。

独立鉴证应提供独立结论,即综合报告应按照IIRC 的框架,对企业的战略、治理、业绩和前景进行说明。

然而,这扩大了传统鉴证的范围,人们越来越担心现有鉴证流程能否应对综合报告这个新的报告体系。

“综合报告代表了报告的未来。它们为企业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让它们能弄清楚企业如何创造价值和进行长远的发展规划。”德勤可持续发展领域合伙人Helena Barton 博士表示:“审计师通过检验相关管理流程的可靠性,能够提升报告的可信度。我们必须努力了解企业如何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应用了综合思维。”

IIRC 近期发表了两篇论文,其中概括了当前综合报告的应用情况并寻求意见反馈。此外,去年十月在布鲁塞尔,IIRC 与欧洲会计师联合会(Federation of European Accountants)共同举办了综合报告主题的圆桌会议。

在介绍综合报告鉴证的那篇文章中,IIRC 承认,“综合报告是一种全新的报告方法,因此需要一种全新的鉴证方法,涉及对诸如独立性、证据收集程序、鉴证的主题和鉴证报告的内容等基本宗旨的重新思考。”IIRC 强调综合报告可能包含此前不需要鉴证的信息。

如要采用综合报告,内部系统可能不够强大,无法让鉴证从业人士有效收集信息。此外还有各种复杂的技术挑战,从确保联系性和完整性到解读报告内容和以未来为导向的信息。IIRC 也承认,执行鉴证将产生附加成本。但鉴证能确保综合报告达到“投资级别”,这些好处应该超过其带来的任何附加成本。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所的研究教授及ACCA 全球可持续发展论坛成员Carol Adams 认为,综合报告可以代表企业报告方式的真正转变,能让人们更清楚地了解随着时间发展企业是如何在社会中创造价值的。她补充道:“在确定如何对综合报告执行鉴证时,需了解用户希望增强哪方面的可信度。鉴证必须不断进化,以满足用户的需求。”

ACCA 审计事务主管约克(David York)同意这一看法:“早些年,综合报告的可信度是由多方面的鉴证人士提供的,可能也包括利益相关方的专业鉴证人员,”他说,“企业应咨询其利益相关方鉴证是否满足了他们的需求。随着综合报告的推广以及跨国公司的投资者们要求提供鉴证,应该推行一种通用的鉴证方法,这种方法需要大型会计公司的相关资源来提供。”

参加布鲁塞尔圆桌会议的专业人士建议,在建立综合报告就绪的鉴证流程时,企业治理负责人也可以提出看法,说明他们认为报告真实可信的理由。

其他建议包括联合鉴证模式,管理人员、内部审计师和外部审计师通过这样的模式共同合作,建立可信度。这一模式是2009 年《南非公司治理金报告》(King III 报告)中倡议的。

跳出固定思维模式

由于综合报告的鉴证是一个未知领域,因此需要一种全新的方法。Adams 说道:“要制定一个能为用户和报告者都带来价值的鉴证流程,跳出固定思维模式非常必要。不应仅仅着眼于在技术上满足需要的方面。见证者需要探索企业运营的整体背景,并力求弄明白企业在多大程度上按照其自身的定义在努力实现价值创造的最大化。

在权衡数字数据和相对抽象的叙述性要素方面,审计师面临着与审计可持续发展报告类似的挑战,Barton 确认道。审计师应利用自身经验来评估流程是否可靠,以及是否适当利用了流程。

“鉴证方面所面临的技术挑战并非不能克服,鉴证行业必须克服其恐惧心理,培养鉴证这些报告的能力,”她表示,“在许多方面,我们将重复一直以来的工作 — 提出专业质疑、引导和挑战客户,观察不容易注意的细节并做出艰难的判断。”

为了进步,需要营造一个有利于提升鉴证质量的法律和监管环境,以确保综合报告的高品质。在这方面,有人认为,如何确保综合报告的一致性并确定一个鉴证标准,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国际审计与鉴证准则理事会(IAASB)的职责范围内。该理事会制定了《国际鉴证约定准则第3000 号:历史财务信息审计或检查以外的鉴证约定》(ISAE 3000, Assurance Engagements Other than Audits or Reviews of Historical Financial Information),审计师可使用这个国际公认的标准来确保非财务审计鉴证工作的质量。

“IIRC 广泛采纳综合报告鉴证方面的各种观点,这种努力非常有价值,将成为我们在这个领域的工作的开端。”IAASB 的副总监Nancy Kamp-Roelands 表示。

“通过我们敬业的工作团队,我们将进一步探索发展,继续讨论。我们的重点将包括鉴证的市场需求,获得鉴证的主题范围、报告编制者的报告标准,以及国际层面上需要解决的相关鉴证问题。”

同时,Kamp-Roelands 相信ISAE 3000 为从业人员提供了指引。该标准于2013 年更新,涉及了合理鉴证和有限鉴证。特别是,有关温室气体的标准 —《国际鉴证业务准则第3410 号:温室气体排放声明鉴证约定》(ISAE 3410,Assurance Engagements on Greenhouse Gas Statements)提供了更详细的指引。

“标准在为鉴证人员提供一套统一的指导原则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Barton 说,“如果ISAE3000 等现有鉴证标准不能按照综合报告进行调整,则需要制定一个新的标准。然而,许多企业已经开始编制其第一份综合报告,因此我们对这些综合报告的鉴证工作并不会因为上述问题止步。”例如,自2010 年起,约翰内斯堡证券交易所已要求在该所上市的企业在“遵守或解释”的基础上,按照King III 报告中的要求使用综合报告。

没有捷径

“南非企业采用综合报告已经有好些年了,它们也一直在寻找合适的鉴证模式和流程,这比大多数其他国家都早,”她解释道,“这并不容易,很少有企业真正做到对综合报告进行充分鉴证。在进一步明确如何执行综合鉴证之前,一些企业选择采用联合鉴证法。这需要时间,也需要企业董事会更多地参与监控战略性的非财务信息和报告的编制。这其中没有捷径可走,但是工作正在开展中,我们必须不断试验,直到找到最可靠最合适的鉴证标准。”

“总体而言,随着报告框架朝着利用更具前瞻性和战略性的分析这个方向发展,应考虑以未来为导向的信息在多大程度上能由第三方验证,”她补充道,“通过尽早参加对话,审计师将能更好地确定一家企业在报告方法上是否取得了进步。”

然而,保持平衡很重要,约克确认道:“如果标准设定者开始制定综合报告鉴证标准的时间太早,报告者有可能设法编制满足鉴证需求的报告而非持续进行创新。”他说:“在这一点上,可信的非权威指引可以提供帮助。”随着监管力度日益加大(如欧盟的非财务报告指令),报告可靠的社会和环境数据无疑将变得愈发重要。

欧盟新的非财务报告指令首先针对6000 家员工人数超过500 人的企业生效,要求它们每年报告其社会和环境政策、风险和影响。成员国有两年时间将该指令变成法律,第一批报告预定于2018 年出台。

尽管综合报告鉴证具有固有的复杂性,但人们对综合报告的潜力仍保持乐观态度,期望它能带来报告方式的转变,让报告者和利益相关方(包括投资者)更好地了解企业为社会带来的价值。

应对鉴证挑战需要报告者、鉴证者、投资者和标准设定者之间持续对话,且可能需要因市场而异以迎合不同的需求。最终,综合报告鉴证应由市场需求决定,这是ACCA 和IIRC 共同认可的。

ACCA 明白自己有责任培养会计行业的能力并设计定制的教育课程,以帮助用户增进了解和防止“期望落差”。

“我们对于综合报告鉴证有很高的目标,尤其是将重点转向了价值创造、精简企业报告模式、增强对一系列资本的管理能力和责任感、促进财务资本的有效分配。”IIRC 技术总监Michael Nugent说。

“我们认识到提升综合报告的可信度对于实现这些目标至关重要,因此看到如此多围绕鉴证问题展开的创新和讨论,实在很鼓舞人心。”

(本文选自ACCA报告,有删节)

Carol Adams

“值得注意的是,用户希望增强对管理和治理流程等非量化要素的信心,并希望报告能准确捕捉社会和环境风险程度。因此,鉴证业务提供者必须重头开始,考虑提供报告的企业的行动是否真正改变了其本质,甚至可以向这些企业建议如何改进报告。利益相关方专家组也可以帮助增强综合报告的可信度,并确定报告是否反映了他们的需求。”


咨询公司总监,莫纳什大学兼职研究教授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收集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