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特朗普“磁铁”税收新政

文/蔡昌 高皓洁   2017-06-26 23:22:07

特朗普希望实施税收新政后的美国像磁铁一样,牢牢吸引住美国本土的企业和外国企业,为美国居民创造就业机会。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4月26日,匆匆抛出的“税改”计划,引起褒贬不一的全球轩然大波,笔者认为,应当客观辩证地看待特朗普的税收新政,不仅认识到刺激经济增长,强调税收的效率性,还要看到弱化税收的公平性。

全面减税,缩减政府财政收入,特朗普同时通过裁撤政府项目、废除奥巴马医改方案、挤压移民福利等途径,限制政府规模,削减社会福利支出和政府运营成本。学术研究表明,基于经合组织国家的历史经验,通过增税以削减赤字的政策不可持续,并会抑制经济增长;通过削减福利支出和政府薪酬支出的方式可持续性更强,并会推动经济增长。因此,特朗普的税收新政对于刺激美国经济增长具有实质性作用。

特朗普希望实施税收新政后的美国像磁铁一样,牢牢吸引住美国本土的企业和外国企业,为美国居民创造就业机会。无可否认,大规模减税和惩罚性关税很可能使资本快速回流美国,对于正在进行全球布局的新兴行业,如新材料、新生物工程等,美国的减税举措对其具有很大吸引力。尤其是对税收比较敏感的传统行业,如基建、石油、能源等企业,将在税收新政后迁回美国,原本计划将工厂迁至墨西科的开立空调制造厂在特朗普税收计划公布后,决定继续留在美国。同时,很多国家地区都在想方设法吸引这类企业,特朗普税收新政可能会导致新一轮的资本竞争。

税收红利:实现社会经济利益最大化

根据税务基金会(Tax Foundation)分析爆料,特朗普税收新政多米诺骨牌的传导效应是:(1)联邦收入减少4.4万亿美元至5.9万亿美元;(2)降低边际税率和资本成本,增加GDP,提高居民收入,提高就业水平;(3)全民税收收入至少增加0.8%。

特朗普作为成功的企业家,更加重视实体经济的重要性。与历任美国总统相比,亿万富翁特朗普更能代表美国传统行业资本家的利益。特朗普上台后,主张以基础设施建设作为推动美国经济复兴、解决美国就业的突破点,投资巨额资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其税收新政中的诸多减税措施也是偏向于增加实体经济企业的税收红利。此外,特朗普在国际税收政策方面的诸多主张也与其振兴实体经济的目的相一致。

从短期来看,税收优惠政策会为企业增加投资动力,预计美国企业盈利将持续增加,企业会不断扩张;从哲学角度来看,特朗普税收新政相当于运用系统优化的方法,将构成社会整体的各个部分进行优化组合,虽然政府的利益降低,但是企业和居民的经济利益增加得更多,能够达到社会经济总利益最大化。

特朗普采取大幅度提高“边境税”等措施,吸引本国资本回流,增加本国的就业机会。特朗普一致抨击华尔街金融机构,实际上很可能是反对华尔街与跨国公司合作,促使资本外流,损害美国传统行业的利益。由此看来,特朗普税收新政的根本目的是保护本土传统企业利益,希望通过降低联邦企业所得税率等一系列措施,吸引外国资本流入美国。

剑走偏锋:税制改革的美国激励

特朗普将振兴实体经济的重点放在“吸引企业在美国设厂,鼓励企业招募美国工人”,具有狭隘的贸易保护主义色彩。但是,基础设施建设需要能源支持,美国本土的铝矿、水泥等资源并不丰富,即使企业基于税收利益将工厂设在美国,也需要付出更加昂贵的运输成本和采矿成本。因此,美国无法孤立地进行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寻求国际合作。

从长期来看,社会财富总量很可能呈现先增后减的态势。联邦预算委员会估计,特朗普的减税新政、其55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及其增加4500亿美元国防开支的目标,将使美国的债务增加5.3万亿美元,将债务占GDP的比率从77%提高到105%。这种惊人的债务水平可能会减缓经济增长,最终逆转经济增长趋势。从某种意义上来看,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带来的利益有可能意味着“透支”美国未来的社会财富。减税带来财政赤字的压力,也许需要其继任者采取增税措施来修正。

但是,从经济学角度分析,企业选址需要考虑原材料、劳动力、市场、当地政策等诸多因素,税收因素只占据很小比重。因此,税收减免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资本外逃问题;而为留住资本,给予某些企业特殊税收优惠更会破坏税收公平。再者,苹果公司、星巴克等大型跨国企业,可能并不会受到美国减免税的诱惑。这些大型企业已经拥有完善的全球投资战略,拥有广泛的市场,将生产线迁回美国所得到的税收利益并不足以弥补生产线撤离新兴市场国家带来的供应链和综合成本的损失。

特朗普的税收新政深深折射出“美国第一”的思想。特朗普将本国利益放在首位, “汇回税”有可能影响美国跨国企业将利润汇回国内的浪潮,金融市场有可能出现较强的传导效应,导致大规模资金从新兴市场国家撤离,对全球金融市场造成较大动荡。

税收优惠政策会为企业增加投资动力,预计美国企业盈利将持续增加,企业会不断扩张。

延伸阅读最强链接:特朗普减税新政

税收新政以“美国优先”为原则,主张全面减税,刺激美国居民工作的积极性,鼓励本土企业回归美国。与强调税收公平的希拉里不同,特朗普注重税收效率,主张通过减税和简化税制刺激社会经济的增长。

改变“穿透性收入”的征税方法。根据美国的“打勾规则”(checkthe-box rule),除上市公司一般被视为税收实体外,纳税人可自行选择企业类型。合伙企业被视为“税收透明体”,不必缴纳企业所得税;企业向合伙人分配利润后,合伙人就分配所得缴纳个人所得税。特朗普的税收新政提出,对该类型的所得课征15%的特殊低税率。

税收新政的目的是保障美国中产阶级利益,实行税收普惠政策,简化税收体制,打击美国公司将总部设在海外的税收倒置行为,增加美国就业和国际竞争力,同时,力求在不增加债务赤字的情况下促进美国企业的经济增长。

改革企业所得税

过去十年中,全球各国的平均企业所得税税率均有所下降,特朗普的税收计划试图与全球趋势保持一致。目前,美国拥有全球第三高的法定最高企业所得税率(见表2)。全球188个国家和税收管辖地中,平均最高企业所得税率为22.5%。如果考虑每个地区的GDP,则平均税率是29.5%。特朗普的税收新政的核心是降低税率,提出无论企业的组织形式和规模如何,所有企业均适用15%的企业所得税。

废除替代性最低税(AMT)。替代性最低税的设计初衷是确保对一定程度的高收入者适当征税,遏制企业和富人逃税,但是该政策本身存在诸多不完善的地方,且使得纳税申报工作越来越复杂。许多党派同意改变AMT,但是基本上反对彻底废除AMT,因为AMT的存在对维护税收公平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特朗普的税收新政提出彻底废除替代性最低税,正是与其简化税制、重视效率的思想相一致,但预计会面临较大阻力。

允许制造业公司将投资费用化。除研发抵免外,取消“国内特定生产活动”,税前扣除优惠政策和所有其他经营性税收抵免。根据特朗普的计划,在美国从事制造业的公司可以在资本投资的全部费用和支付的利息之间选择扣除,允许其将资本投资全部费用化。这一政策旗帜鲜明地表明特朗普对制造业的支持和重视态度,一般来说,制造业的资本投资开支具大,允许制造业企业将其全部费用化,能够极大增加税前投资,减少其当期应纳税所得额,减轻税负。

废除“推迟课税”的规定,征收“汇回税”,特朗普税收新政终结企业延迟缴纳海外子公司所得税的政策,允许海外子公司按照10%的低税率一次性将所得汇回美国,但不得拖延。这是特朗普解决税收倒置问题的重要举措,希望以“汇回税”为契机,鼓励跨国公司海外资本回流美国,增加美国的就业机会,促进美国经济增长。但是,也有反对者认为这项规定将迫使美国的跨国公司将注册地转向避税地。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提出开征“边境税”的计划,美国企业搬迁至国外,在国外开设工厂并雇佣员工,产品再出口美国,将对其征收35%的高额“边境税”,它的开征是对美国资本外流的惩罚举措,具有强烈的贸易保护主义色彩,意在迫使美国企业留在美国,为美国创造更多工作岗位,解决美国人民的就业问题。

(作者单位:中央财经大学财政税务学院)

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透视特朗普“磁铁”税收新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