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战家族办公室

文/本刊记者 王腾   2017-06-26 23:21:39

正如蔡崇信成为马云、蔡崇信家族办公室的管理者一样,许多顶级CFO或者金融人才在长期伴随企业共同成长的基础上,和企业家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以及值得信赖的关系。而富豪家族也将更倾向于将家族办公室交给更具专业水平的专业化人才管理。

2017年对于许多为“高净值”人群提供资产管理服务的行业来说,可以说是既兴奋又紧张的一年,在兴业银行中国私人银行2017年度报告中显示,“在房地产市场调控趋严的背景下,一旦房产市场转入冷静期,可能有大量释放出来的资金寻求新的投资渠道,给财富管理市场带来投资机会。”

显然,在投资遭遇资产荒的今天,对于高净值人群或者富豪们来说,钱多,确实也是烦恼。谁说“壕”们都不在乎钱,据八卦新闻不久之前有鼻子有眼儿地说马云的妻子张瑛在马云和蔡崇信一起创立的在香港的家族办公室抱怨说Blue Pool Capital(蓝池资本)效率不高,建议再招一个基金经理搞“赛马”。而这个蓝池资本正是马云、蔡崇信的家族办公室主要投资主体。

巨额财富谁来掌握

财新周刊2016年的一篇报道曾描述:“这家颇为神秘的公司(马云、蔡崇信家族办公室)的员工总共不到十名,却管理着高达数十亿美元的资产;办公室门面简洁,装潢低调;网站上只有一个醒目的登录窗口,需要用户名和密码。”

家族办公室最早起源于古罗马时期的大“Domus”(家族主管)以及中世纪时期的大“Domo“(总管家)。现代意义上的家族办公室出现于19世纪中叶,一些家族大亨将金融专家、法律专家和财务税务专家集合起来,研究的核心内容是如何管理和保护自己家族的财富, 随着行业发展服务的项目进一步涉及家族的日常财务、资产管理、遗产规划、子女教育等长期事务。

家族办公室在国外富豪中比较流行。美国石油大亨洛克菲勒家族早在1882年建立了世界上最早的家族办公室,1934年小洛克菲勒为了避开高昂的遗产税(1917年遗产税税率从10%上调至25%;1924年开征馈赠税)。在家族办公室的建议下,小洛克菲勒设置了两个信托基金(妻子和孩子;孙辈),这些信托基金的设立,其家族办公室直接单人顾问工作,拥有设置信托资产的权利。通过这样类似的方式,洛克菲勒家族实现完整的家族财富的传承。

老牌富豪如此,新晋富豪们也是一样,Facebook的扎克伯格是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多家族办公室Iconiq Capital的出资人之一,该公司为扎克伯格和Facebook首席营运官桑德伯格管理财富。中国和亚洲首富王健林也有家族办公室,那就是王思聪的普思资本,当然,普思资本全是王健林家族自己的钱,所以王思聪根本不需要考基金从业资格,因为普思资本根本不需要募资。

家族办公室这些年扎堆儿出现,从一个层面上反映出来近些年中国富豪面临的问题也开始集中爆发:最早的富一代已面临退休,富二代开始登台。在家族企业传承过程中,子女争产、创业兄弟阋墙、患难夫妻反目等各式豪门恩怨开始频繁上演,甚至影响了企业的命运。

仅仅几年前,家族财富规划和离岸信托在中国还是一个让人感到新鲜而又陌生的概念,但是在今天,随着各种可能的政策出台(遗产税、房产税,房产登记等),中国富裕阶层担心辛苦累积的财富在经济下行周期中蒸发,或是被政府的有形之手掳去。大多数富裕家族都通过各种渠道开始了解家族财富规划和离岸信托。

在海外,如人们耳熟能详的洛克菲勒家族、杜邦家族、沃尔玛·沃顿家族等名门望族,即便是在数百年动荡中,也依然能实现家族财富的传承。而家族办公室则成为这些富豪家族的不二选择。

探秘家族办公室

越多的富豪倾向于家族办公室而不是私人银行或私募基金,理由非常简单,因为在他们眼中私人银行或者基金更倾向于向他们兜售产品而非提供服务,事实上,对于私人银行来讲高净值客户的起步门槛是:家庭可投资资产600万人民币以上。显然,这和家族办公室服务于拥有一亿美元以上可投资资产的人群相差甚远。

而即便是家族办公室,也有不同的类别和功能,根据家族办公室管理的家族的数量,可以将其分为单一家族办公室以及联合家族办公室。单一家族办公室:Single Family Office(简称为SFO)就是为一个家族提供服务的FO。联合家族办公室:MultiFO(简称MFO)则是为多个家族服务的FO。事实上,很多SFO的规模比MFO的规模还要大,例如,戴尔电脑创始人迈克尔·戴尔的单一家族办公室MSDCapital,管理资产的规模大约为120亿美元,雇用大约80名全职员工,比很多联合家族办公室的规模还要大。再如,索罗斯于2012年将其他投资者的基金全部退回,把享有盛名的对冲基金SFM变更为单一家族办公室,管理约250亿美元的家族资产。

而从FO与企业之间的关系来看,家族办公室又可以分为内置型办公室(属于家族企业内部部门)、外置型办公室(独立于家族企业,与其无关)、控股型办公室(控股家族企业及其他相关企业)。但是,尽管SFO的职能和活动千差万别,我们还是可以根据其资产规模和外(内)包程度,将其分为三种类型:精简型、混合型和全能型。

·精简型:主要承担家族记账、税务以及行政管理等事务,直接雇员很少,甚至仅由企业内深受家族信任的高管及员工兼职承担;实质的投资及咨询职能主要通过外包的形式,由外部私人银行、基金公司(VC/PE/对冲基金)、家族咨询公司等承担。

·混合型:自行承担设立家族战略性职能。混合型家族办公室聘用全职员工,承担核心的法律、税务、整体资产配置以及某些特定的资产类别投资。在某些关键性职能的人员配置上,可能会使用具有相关专业经验且忠诚的家族成员。

·全能型:全部职能都由全职雇员承担,包括投资、风险管理、法律、税务、家族治理、家族教育、传承规划、慈善管理、艺术品收藏、安保管理、娱乐旅行、全球物业管理、管家服务等。全能型家族办公室管理的资产规模超过10亿美元。

顶级财务人才“私人化”

显然,家族办公室所聘用的人员要求也非常苛刻,最重要的考量因素之一就是找到值得信任的人来任职,因此,欧美许多家族会雇佣已经为他们工作了多年的人士,比如家族下属公司的财务总监,或者是原来经常有业务往来的值得信赖的律师或会计师,或者是资深的家族办公室经理人,或者是与家族保持长期关系的财务顾问等等。

正如蔡崇信成为马云、蔡崇信家族办公室的管理者一样,许多顶级CFO或者金融人才在长期伴随企业共同成长的基础上,和企业家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以及值得信赖的关系。而富豪家族也将更倾向于将家族办公室交给更具专业水平的专业化人才管理,并且成功的家族办公室一直在执行这个原则。

戴尔家族办公室初始的两位合伙人都拥有炫目的职业生涯,堪称金融界的“蓝血贵族”,他们都曾经是高盛公司的高管。国内的家族办公室也频频引进顶级金融人才,美的集团董事以及创始人和实控人何享健之子何剑锋所控股的盈峰资本管理资产近50亿元人民币,盈峰资本的量化投资总监张志峰,拥有纽约大学数学博士学位、斯坦福大学数学系博士后学位,且具有多年华尔街投资经验,曾在世界两大著名投行摩根士丹利及巴克莱任职固定收益及衍生品全球研究总监。显然,这些家族办公室从人员配置上早已经有了甩开PE自己干的能力和实力。

家族办公室在中国属于新鲜事物。但是,伴随着中国富豪家族数量的不断增加和他们对财富管理的意思不断成熟,这类服务的需求也将不断增长,未来这也将成为财会行业高级人才的重要战场之一。

显然,家族办公室所聘用的人员要求也非常苛刻,最重要的考量因素之一就是找到值得信任的人来任职。

在海外,如人们耳熟能详的洛克菲勒家族、杜邦家族、沃尔玛·沃顿家族等名门望族,即便是在数百年动荡中,也依然能实现家族财富的传承。而家族办公室则成为这些富豪家族的不二选择。

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转战家族办公室